.()“够了()!……别说了!别说了!求求你……别说了!”

    8年前那一幕如今尤尔还在。

    藤心双手捂着耳朵拼命的摇着头跪倒在地上,泪如雨下,再也撑不下去了,撑不下去了。

    这究竟是谁的错,屋子里到处都已经散出血的味道,她看到鲜红血从杜美弦细长的手腕处流出,瞬间觉得这血腥的味道让自己恶心,鲜红的血。懒

    脑海里晃出爸爸妈妈死时的情景,认尸的时候身体被摔得血肉模糊全身散发出恶臭的爸爸和电视里母亲身形如一滩雪泥的样子,她惊恐的向后退了几步,双眼渗出豆大的泪珠,心早已疲惫不堪,为什么总是这样逼她?

    8年前她骄傲的跟她来炫耀抢了自己的男人,她逃了8年后的今天仍旧不能摆脱这可笑的命运,这究竟是自己的懦弱还是杜美弦的嚣张又或是左司宸的暧昧不明?

    她已经不行了()。

    她的呼吸慢慢变得急促,嗓子像是被恰了东西收不自觉地摸着喉咙处。

    左司宸看到杜美弦割破手臂后第一反应便拉住了藤心,他用宽大的手臂将藤心的眼睛蒙住,他知道她自从7岁以后再也见不得血,意识到藤心有些不对劲他轻轻松开了手,再次见到杜美弦她已经被赶来的医生包扎好,医生对左司宸恭敬的说:“少爷,没有伤到血管,过几天换个药就好了。”虫

    杜美弦愤恨的瞪着藤心,为什么到这一刻他选择的仍是保护那个弱小的女人!

    藤心的耳朵传来嗡嗡的生音,呼吸愈发的急促,她摸了摸胸口,微微的痛苦由心而袭到脸上,露出痛苦的神情,非要现在复发吗!当着这个男人的面!

    左司宸看到藤心脸上的微小变化,刚要拉她却被藤心的手抽回。

    藤心倒退了几步,发颤的直愣愣地看着地板:“我要走!让我离开,我不想在这里,我要回……。”

    话还未说完就身子就已经随着重力向后仰去,空气似乎变得更加稀薄了,有那么一刻,她有点嘲笑自己,真是个傻瓜,竟然忘记带药出来。

    喘着气的藤心被左司宸急躁的横抱起走向卧室,模糊的感觉似乎不像真实的,她似乎看到左司宸脸上从未有过的紧张和焦躁,双眉紧紧地皱在一起,嘴里还向旁边的人嚷着,而她已经听不清周围的动静了,一切都像是被隔离起来一样朦朦胧胧,微微的抬起左手摸了摸左司宸俊逸的脸颊断断续续道:“我……我……该听……帏……瑞……的……”手慢慢下滑便昏了过去。

    左司宸的卧室里,唐朵不听杜烨的劝阻对着左司宸叫道:“你在做什么?!藤心怎么会晕倒?()!你跟我保证过什么?!你得保证管个屁用!为什么还是跟这个女人纠缠不清!你到底在干什么左司宸?你要杀了她吗?”

    唐朵眼带泪水的指着安静躺在床上的藤心。

    左司宸不语,静静的双手插兜,过了一会儿转头对着唐朵道:“她怎么有哮喘?”

    唐朵抿嘴道:“我不知道!你别来问我!”

    夕阳染红了半边天。

    左司宸与唐朵并排站在阳台上,唐朵微微叹了口气:“是帏瑞把藤心介绍到我公司的,我认识她的时候她就有这个病,听说……是怀孕的时候风餐露宿的落下的病根子。”

    她顿了顿继续道:“你应该知道吧,即使帏瑞把藤心的身份公布出来她也没有怪过他,因为是帏瑞阻止了藤心自杀的人。”左司宸扭头看着唐多的脸他的脸上有一刻是显出了惊异地,因为他不敢相信藤心真的自杀过。

    “那时候她没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