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事,你回去吧,黎叔会照顾我的()。”藤心扭头看了眼阳台外楼下的杜烨露出笑。

    “我哪儿也不去,我要陪着你,等你好点了明天就把你接回去,我照顾你。”唐朵一脸认真加重了握着藤心的手道。

    “去吧,我没事了,又不是第一次了不用这么兴师动众。”将另一只手附上唐朵盖住的手道。懒

    唐朵见藤心如此执拗,想了想这里还有左司宸在,或许他们该解决一下彼此的问题了,犹豫了半刻道:“那你注意点儿身体,有事随时给我电话()。”

    藤心无力的点了点头,看着唐朵离去慢慢把眼睛闭上。

    “黎叔,准备点吃的吧。”左司宸浑厚的声音在门口停留,见半天没有动静,藤心好奇的复又睁开眼睛,却看到左司宸已经静静的坐在床边看着自己。

    “怎么了。”错愕的看着一脸平静味道的左司宸。

    他轻笑着把背后的被子为藤心盖好仍是不语。藤心纳闷的回过身半坐起身看着他。

    见藤心做起温柔的又将她按下道:“你再躺一会儿,说话都没力气了,我去看看黎叔的吃的弄好没,马上过来。”说完轻轻用手抚摸上她毫无血色的面颊,转身离开。

    藤心摸了摸自己的额头看着左司宸离去的背影,他……没事吧?

    离开屋子,左司宸握起颤抖的左手,使劲猛锤了下楼道的墙面,声音格外浑浊,双眼已经透出微红的血丝,就在刚才,藤心静静的躺在床上时,他已心乱如麻,看到她喘着气揪着自己领口的刹那他的心真的要从嗓子眼儿跳出来了,她什么时候得的病?就在那瞬间他竟然有手足无措的棰败感,慌忙的抱着她才意识到曾经自己的玩乐是多么的愚蠢,他的心微微颤抖着,使劲握紧拳头,曾经嫉妒过李全,嫉妒过娄帏瑞,然而最最可恨而导致这些嫉妒存在的莫大根源不正是自己么!是他将她推得越来越远,从没这么的无措,从小,只要他想要的都可以做到,无论是任何事、任何物,不知不觉也将藤心摆在了和那些对他俯首称臣的一个位置上,他怎能忘记第一次见到她时她那优美的琴声让他相信这个世界有天使存在,再见她时让他清楚的明白那个天使要堕入地狱了,从此他开始学习弹钢琴,每天都在她的房间弹,从开始的语调青涩到后来的驾轻就熟,慢慢将她带回这个世界,变回以前的她,然而是什么迷惑了自己的心?曾经连轻碰一下都怕会伤到她却在自己以为是的骄傲中伤害了她,她的心该是多么的疼!在那些他和其他女人上报纸的日子里,她静静地的站在自己身边,可是心该是多么的疼?()!怎么办?连自己都不能原谅自己凭什么让她这个被他从黑暗世界救回又推进黑暗的人原谅自己?!左司宸觉得可笑的看了看屋子里又继续堂下熟睡的藤心,哀伤的移开了眼睛,却撞到了站在一旁的黎叔。虫

    “少爷,我煮了些粥,要不要叫醒小姐?”

    “恩,去吧。”左司宸无力的向书房走去,他真的错了,大错特错。

    他不是神,不该有太多自信张狂,自认掌握了一切,也没能逃离他掌控不了她的命运。

    左司宸眉眼微颤,手攥紧拳头,这一刻的无力甚至令他颓败。

    银灰色敞篷轿车内,意大利古曲悠扬的从车窗风钻出窜到公路上轻舞飞扬,自从看过藤心唐朵还未发一言。

    “这样行吗?我以为你会把藤心接出来呢?”杜烨轻瞟了眼唐朵道。

    唐朵转过头轻叹了口气:“她不走,可能怕麻烦我,哼,我就是要看看左司宸现在一定后悔发现自己犯了多么愚蠢的错误。”

    “你怎么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