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身旁的人儿颤抖着细长的睫毛眼窝湿润清晰可见,语气委婉几近悲凉,没有像前几次把自己包裹成刺猬似的防备着他()。

    左司宸的内心已经快要疯了,她已经没有那个力气了吗?

    从未有过的疼袭上心头,他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漠然的淡笑,右手轻轻浮上她的脸颊,冰凉的脸上没有任何温度,拉起她垂下的手一把拽入怀中。懒

    一刹那的瞬间从没有过的冲动定格在两人拥抱的画面中,藤心瞪着圆圆的眼睛感受到抱着她的人传来身体的温度,眼神定定的看着阳台后面花色米格字墙面,没有拒绝,没有推开,感受着对方身上传来熟悉的温暖,略带粉红色的面颊上划过一道泪痕,这泪水流过的瞬间只有心知道它的哀伤()。

    半响,左司宸平静安稳几近漠然的将她推开自己的身边,神色温存:“就按你说的吧。”

    说完背过身看向格外湛蓝的夜空,看着左司宸高挑宽大的背影,今生再也不能爱上别人了吧,她默默的低下头摸了摸胳膊,泪在眼眶打转,疼,她疼。

    从他身上传到手臂的温度还没有退去,心在百转千回后又回到原点,疼痛的心再一次违背了自己当初发誓再也不会爱上这个男人的诺言。

    第二天左司宸驱车将藤心送回家,临走时还叮嘱了她按时吃药。

    回到床上休息,藤心想起昨晚,新地标已经基本稳定,等病好后递上辞呈,从此以后他们就真的形如陌路,她也可以恢复平静的日子,这不是她一直想要的吗?但却没有喜悦,爱没有变,她的是胆小的,猥琐的,她没有勇气去经受再一次的背叛让心受尽千刀万剐的疼。虫

    经过几日的调理身体慢慢好些了,由于病发左司宸允许她可以暂时不用上班,在家休息,下午,无意间看到报纸上唐朵订婚的消息,这小妮子订婚也不给自己来个信儿,看来是甜蜜的把周围人都忘了。

    左氏总裁室里,张翼气冲冲的在和左司宸拍桌叫嚷:“我牺牲了我的婚姻来保你们俩,你倒好告诉我什么和藤心不能在一起?你给我解释清楚了!”

    “你什么意思?牺牲?娶了我我还没说什么?你倒牺牲了?!张翼!你先给我说清楚了!”门口姜琳推门而入瞪着张翼气鼓鼓的坐到沙发上。

    张翼看到老婆大人驾到马上好言好语的坐到姜琳身边:“老婆,我这不是激将法吗?来来这两天拍戏嗓子都哑了吧,快喝点儿水。”说罢将水递到姜琳面前。

    “你们俩来我这儿秀恩爱吗?”左司宸笑容清淡的看着沙发上的二人道()。

    “司宸,不是我说你,你到底想什么呢?到嘴的黄花菜都没了。”张翼说完看着办公桌前的左司宸。

    “没想到美弦竟然割腕……她太乱来了。”姜琳喝了口水看向左司宸。

    “你们看着我干什么?我已经说了就这样吧。”说完左司宸将椅子转向落地窗。

    见他不再多说二人便一起离开,静静地办公室里只有钟表的声音在滴答滴答响个不停,看着藤心用那么有气无力的声音对自己说不行时他还能怎样呢?他不能因为自己而让她喘不过气来。

    远山的疗养院里,杜美弦坐在轮椅上看着远处小孩的嬉闹,小道上的花已经快要枯萎,犹如她曾经以为最绚烂的爱情。听到身后有人靠近抬起沧桑的面孔看了一眼又转回头。

    “今天真是热闹啊,一个接一个,不过我最没想到你会来看我。”

    藤心上前做到和轮椅并排的石椅上,小风吹起散落在地上的树叶,秋天就要走了。

    “如果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