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后一位白衣护士对着她轻声道:“杜小姐,你前夫来接你了()。”说完推起轮椅朝屋里走去。

    走出疗养院大门恰巧看到姜琳刚要上车,黑色轿车前姜琳望了眼从远处走过来的藤心欲将车门打开的手又放下,慢慢走到车前。懒

    “你来看美弦?”姜琳一脸无措的看着走近自己的藤心。

    “恩”藤心淡然的笑了笑。

    “听说……你和司宸……”

    看姜琳欲言又止藤心将耳边的碎发别到耳后:“等新地标项目稳定后我就会辞职离开左氏。”

    “你真想和司宸划清界限?有必要这么绝吗?”姜琳提高声音。

    “不是绝不绝的问题,是不想再见面。”

    “你就这么的恨他?讨厌他?连见面的机会都不给他?”

    藤心抬起头看向疗养院后远处的青山轻叹道:“不见就不会想了()。”

    听到藤心的话姜琳猛地顿住看着面前这个女人,真的不知道她的心里想的是什么,急忙开口道:“既然这样为什么不给彼此一个机会?他能默默等你8年难道这还不能原谅他吗?你的心是不是太狠了点儿?!”

    “他等我是他愿意我又没有求他,再说是他自己先选择别的女人,我为什么要原谅他!”藤心执拗的看着姜琳道。

    “你有没有想过司宸的感受,身在这个圈子有些事情难免逢场作戏,你何必这么认真?!”姜琳有些气急的看着藤心。虫

    “那又有谁想过我?即使是我的父母他们在自杀的那一刻有没有想过我听到他们自杀时的感受?!我不怕没有钱,也不怕没有社会上层的地位,我只怕唯一在我身边依靠的人再次离开我?!可是他又怎么样?还不是和杜美弦一起了?我凭什么原谅?在我最无助的时候他却选择跟别的女人同床共枕还在我们曾经最爱的会所里?”泪水已充满了整个眼眶,说完轻轻叹了气看了眼愣在原地说不出话的姜琳:“逢场作戏……如果张翼背着你和别的女人逢场作戏,你今天就不会这么坦然的跟我说这些了。”说完转头沿下坡路慢慢走远。

    车门打开一只手浮上姜琳的肩头:“谢了,看来我真的很可恶啊。”说完转头坐进车厢。

    莫大的广场上,几只野鸟散散飞过透着秋季即将过去冬天来临的悲凉,黑色轿车缓缓驶入小道,这晴朗无云的天空下又有几个人的心是晴空万里呢?至少有两个人在爱恨交织中埋藏那颗爱着彼此的心。

    恢复上班的藤心本想很久没上班,桌上一定堆了一堆的文件,出乎意料的是办公桌一尘不染的干净,问了问张翼才知道所有藤心负责的项目都转到左司宸名下来做,犹豫了半刻还是敲开了总裁室的门,门里,熟悉磁性略带疲惫道:“进”

    推开门,左司宸正带着那副黑边眼镜低头看着文件,抬起头看了眼藤心又将眼神转向液晶显示器开口道:“有事吗?”

    “噢,没事,我听说我负责的项目都让你来做了,我来拿回去()。”站在办公桌前左手轻轻握了握右手。

    左司宸抬起头看了看藤心,扬起微笑的俊彦:“坐”

    木讷的坐到他的对面,藤心的眼睛移到旁边的文件上:“你的事情已经很多了,既然我病好了就继续我来做吧。”

    “不准备辞职了?”左司宸漫不经心抬头看了藤心,又低下头看着手中的文件,那亮的弧线镜框依然挡不住他如飞鹰般的眼神。

    “等新地标项目稳定了就辞职。”

    “也好,我一会让助力把文件给你带过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