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爱咫尺 【02】、归去来,归来去,何处是归去(5)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这车是我儿子只有他亲妈能上。[www.zhbiao.com 超多好看小说]”他说得散漫至极,眼色慵懒,她只觉好笑,把车当儿子?索性没当回事。

    手旁的信号灯红了又绿,霁月才茫然回过神看了眼斑马线上急急奔走的人流,风由脸颊带过吹起发丝,留下冷意又盎然飞走,她叹了口气方迈起步子也汇入人流。

    随着十一小长假临近,某一天,段天年突然在早餐后告诉霁月,他们回北京的行程搁浅,香港公司上市前许多准备工作要做,很显然,十一前他们并不能全部准备好,处理得当再回去恐怕要等年底了。

    霁月心里反倒些松了口气,她已习惯了不与那些家人往来,甚至她更喜欢在这里。

    尽管她与段天年的夫妻生活不如霁曦所盼望那么幸福,但于她,此刻的生活也很让她知足了。

    周末。

    霁月如往常待在家里,她拿起花束,将花瓶装满水。

    手机铃声响起来,她转头看到陆南站在门口正在接电话,她笑起来,难得偶尔看到陆南这样严肃,刚要离开,便被他说的话绊住了步子。

    “没错儿,汇到帐户就可以了。”

    “顾常在,常年的常,在意的在,给我办利索了啊。”

    陆南合上电话转身进门,方看到客厅端着花瓶的霁月。(wwW.zhbiao.com 无弹窗广告)

    他皱起眉头,太不妙了,想必他每个字霁月都听得清清楚楚,心下正踌躇着如何搪塞,却听到霁月问:“陆南,帮忙把花瓶放到餐厅去可以吗。”

    陆南诧异,但心下又明了的叹了口气,迎上去接过花瓶。

    段天年紧接着走进来,手还在松着领带,看到霁月站在门口,笑着问:“你不会是在迎接我吧?”

    显然公司的问题得到了解决,段天年今日心情大好。

    霁月面色平静几秒后便微笑看着他:“没有,刚才在给花瓶里浇水。”

    她说完径自上了楼。

    陆南走过来,段天年摇头哼笑:“是不是我太惯着她了?连句谎话都不愿对我说,我可是一个月没回来过了。”

    “那就别惯着了呗。”陆南鄙视的看着他,段天年回过脸一副‘你管我’的表情,陆南才咧嘴笑起来:“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你,也有情有独钟的时候?”

    他说完溜之大吉,走到沙发前,眉峰又微微皱,刚刚……他确定她是听见了的。

    陆南在香港也如段天年,撒了鹰的陆少爷购置了几套房产,只可惜身边还没个暖床人,没事儿就到段天年这儿蹭饭来,来的次数甚至要比段天年回家还要多,霁月与他几乎天天见面,自然更熟识,也难得她自己在家无事,他没事儿来找她聊天,解解闷子也好。

    一些涉及到霁月的事,段天年通常都会很放心的交给他来做,她的工作、还有南方的家人、甚至一些小到纪念日的礼物,段天年都会记得。

    他第一次见到霁月时很惊诧,很难平伏心里难以说清的情绪,那时他刚从军区总部辞职,人也心高气傲,更不太相信命运这东西。

    但见到霁月那天,他信了。

    他不似哥哥陆北自那件事后就故而疏远段天年,他这个弟弟反而更洒脱些,可能从小就是他与段天年更亲近的缘故。

    ***

    请潜水、不潜水、浮上岸的所有袖友,点击鼠标,轻轻收藏下哈,咳咳,某人飘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