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爱咫尺 【02】、归去来,归来去,何处是归去(6)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起初每每见到霁月,他就会想起陆冉,他的小妹,相处之后他看到了霁月与陆冉的截然不同,她活得诚恳,坦然,性子也平易近人的温婉,哪里像他家的那不着四六的丫头。

    其实或许连段天年都不知道,霁月有时候也很可爱。

    至于如何可爱,他偏不告诉老段,让他自己干着急去吧以后。

    他与段天年同龄,关系也微妙。

    他同段天年在陆军一路升到上校,风生水起,又深信不疑的跟着他放弃一切打起天下。在他眼中段天年在军政界他风采尽显,垮商界又谈笑风生,他对段天年与霁月生活了然清楚,他很一副看乐子心态,想看看老段这回与这女人究竟能闹腾出什么来。

    这些年过去了,他还是总闹不清他这兄弟和霁月俩人看对方,到底是什么。

    “陆南?”

    霁月的叫声将他拉回现实,他看着霁月一身粉色毛裙端着水果盘走过来,忙抬手接过果盘。

    “还没谢你呢,那天送我们去机场。”

    “你就甭跟我客气了,我们段总有事抽不开身,谁叫全公司我最闲。”他打趣着说。

    霁月笑:“那是他信你。”

    霁月忙着整理花草,陆南见状也走到书房去继续和段天年讨论年底斥资的事。

    书房门开关间,段天年抬头望了眼走进来的陆南。

    他不着痕迹透过逐渐缩小的门风,瞥道的坐在沙发上的霁月。

    她手里正拿着一个苹果,静静的削皮,温文尔雅,又沉静美好,似乎与霁曦南辕北辙,与菱茉截然不同,又不似汪琳娜热情妖艳,她像是一朵静静开在水池里的睡莲,慢慢含苞欲放,悄悄开花成型,再慢慢落败花期,如不仔细寻找像是就要埋没在池水里。

    霁月拿着苹果小心削着。

    陆南来送机,让她记起第一次去北京,记忆的匣子忽然打开,如潮水飞快地冲进她的脑子里。

    那一年在尚家老宅子,霁曦兴奋的拉着她去自己房间。

    她看见桌上摆放的霁曦儿时相片,惊鸿一瞥,全身神经仿若过电,僵硬看着那几人,欢歌笑语荡在脸上,他们勾肩搭背,映衬着老北京的灰色胡同矮墙,是怎样一种和谐欢乐,而她拾在手上,满心疮痍,徒然就掉下泪来。

    那一次,吓得才见面的霁曦不该如何是好,幸好,那时段天年也在,幸好他及时遏制了霁曦的乱叫,泰然的安慰霁曦她的姐姐只是惊喜过度情绪不稳定。

    书房门打开,段天年和陆南走出来,霁月的苹果才削了一半,她站起身子,问:“要走吗?”

    段天年转头,细长深邃的眼停在她手中只削了半个的苹果上,停顿了半秒,点头:“嗯。”

    出了门,陆南思量着开口:“要不我去接天骄?”

    段天年余光轻瞥,露出锋利神光,顿时让陆南将没说完的话噎回肚子。

    段天年这一走就是半个月没再回来。

    霁月在这一段时间也将家里的东西收拾的整整齐齐,要带走的,不带走的,都被她装进箱子,且还要在箱子外用墨黑的碳素笔涂涂抹抹写上东西名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