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爱咫尺 【02】、归去来,归来去,何处是归去(7)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霁月将一个个既不算太轻也颇有些重的纸箱由这个房间搬到那个房间,忙了一上午方得以喘着气走到沙发后的端起杯子。

    打开电视,娱乐节目里正播放段天年,香港的八卦节目要比大陆更火爆。

    幽暗的相片上,他对面坐着同他一样耀眼的男人。

    这确实是很爆炸性的新闻,段天年,本就是香港商界新贵,背后又有着怎样的家族,想必是很多人茶余饭后都津津乐道的话题。

    霁月随意望了眼那人的轮廓,心口像被人狠狠攥着拳头打了一拳,震得手都跟着抖起来。

    “我回来了。”

    段天年由门外进来时,霁月正盯着电视,忽而转头看着他,玻璃球似的瞳仁里刮起万卷狂风。

    显然,电视上的报道已经让霁月知道了他并不想提及的话题。

    他垂眸换上拖鞋,撤了领带,两周不见,他头发已经有些长了,随意地打了发胶在上面。

    走进客厅随手将上衣扔到沙发上。

    落坐,又拿起一根白蓝分明的香烟,点火,吸气,仿佛一气呵成,青色的烟雾便漂亮的由他口中吐出。

    欧式壁炉上的钟表滴滴答答,二人间隔着一张玻璃茶几,谁都没有言语,如此之近相望而坐,却如隔了千山万水,迷雾重重,平白的空气里有着不可磨灭的压抑气氛。

    霁月握在手中杯里的水由热变冷,她鼓足一百二十个勇气想问他来香港做什么?又泄了三百六十次气地告诉自己已为人妻,问自己丈夫和前任男友相会不太得当,他们这样扭曲的关系,她又怎么好意思开口?

    踌躇着,焦虑着,最后索性起身上楼。

    回到房间,她颓然倒在床上,身子朝上,望着天花板上的黑色水晶吊灯,一只手搭上额角,有一滴泪滑下,那珠泪仿佛是她刚刚在楼下隐身了很久使劲儿憋回去,最终被自己败下阵来而流出的。

    彼时楼下,段天年一只手举起食指与中指如平行线夹着的细长香烟,一只手自然的搭在腿上,他慢慢眯起眼看着前方的酒柜,柔然的吸着香烟,一圈一圈,一秒一秒,沉默的他令整个房间徒增了几分冷漠之气。

    夕阳西下,火红光亮穿透玻璃反射到他身上,让他标准优美的侧面更添了内敛俊雅,墨黑的浓眉微蹙,盯着酒柜的两眼竟充斥着可笑韵味,只一个背影就已经让她慌了神,乱了心。

    他曾觉着,这三年婚姻于他二人而言并非短暂,可和一些人,一些事比较起来似乎也不算太长。

    久久,他闭上眼,轻轻吐出一丝雾气,他抽烟的样子很迷人,像是有着某种魔力,只可惜有些人永远不曾注目。

    **

    隆冬降临,绕是香港这边不似寒冷,也不禁另霁月多添了几身衣裳。

    她挎着棕黄相间的burberry包包,将毛呢大衣的领子立的高高的,又围上了丝巾,仍不免哆嗦的跺着小脚。

    熙攘人群后,信号灯的另一边,段天年坐在温暖车厢里,随手翻着文件,抬头间,便将对面十字路口的霁月撞进眼底。

    墨黑的眼球带动眼角,一个月时间不短,也不算很长,他眸光松动终是扯出一丝笑意:“邹毅,帮我接通coco。”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