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瞳回到衣帽镜前,她害羞的模样尽限在他眼底,他嘴角一牵笑意扩大。(wwW.zhbiao.com 无弹窗广告)

    “咱们明天中午的飞机,上午我要回趟公司,我让陆南来接你。”

    “不用了,我明天上午也刚好有事,办好事直接去机场吧。”霁月双眸注视着书随口道。

    “你认得路吗?真的不用派车接你?”

    霁月翻书的手忽然停下,蹙眉,他把自己当三岁小孩子嘛?

    她心中暗叹脸上却未见丝毫异色,随手放了书躺下强调:“我认得机场。”

    段天年被她这模样弄得一时接不上话,他嘴牵出一丝笑,转瞬即逝,似是在笑她这幅小女人姿态。

    正待这时,电话响起来。

    霁月躺在床上,听着段天年说了句稀松平常话:“你先睡吧。”

    随后是门声,她抓着被子的手微微放下,半起身望向白色布纱帘后的透明窗子,窗帘映出一道光亮,随之便听到汽车声响。

    他离开,接到一个常见的电话,每每如是。

    不知为何,今日自己竟徒然生出几份落寞。

    她扭了扭身姿,侧躺转为平躺,阖上眼。

    胸膛起起伏伏,在这样每一日每一日的美妙漫长的夜,华美独栋的高级洋房,他们这样彼此一起,又彼此分离的过来了,转眼,竟是三年。(wwW.zhbiao.com 无弹窗广告)

    她又睁开眼,清澈的眼中堆起水汽,手慢慢伸向颈上摸索着紫晶项链,她深深叹了口气,才又闭上双眸。

    回北京啊……她不喜欢,不愿意,甚至不希望。

    终究是要回去的,她嫁的男人是段家长孙,怎么会永远窝在香港不再踏北京呢。

    乱想了一整夜,天明前才浑浑噩噩入睡,第二日起来霁月头疼的厉害,吃过了宋阿姨准备的早饭,将家里事情安排给宋阿姨后便出了门。

    她其实没有什么可以去的地方,除了香港外的舅舅家她也没有什么再认识的亲戚。

    却不知道昨天是怎么了竟随口就这么说了,她赌气的想着,这都要怪段天年,谁叫他今天是在香港的最后一天还要去公司。

    她其实早已习惯了他们出门他指定陆南又或是邹毅更或是司机去接她,却不明白昨晚是搭错哪一根筋要说出什么自己也有事情做。

    **

    祁宏一早便开始了例行晨会,段天年参与了最后一次晨会后正式在会议上宣布将香港分公司交付给信任的副总来负责。

    祁宏大半女性都哀伤至极,其中最伤心的要算bonnie,她咬着唇希望段天年带她一起离开,却被段天年问道:“你到总部真的可以?你的新男友和妈咪怎么办?”

    她一时语塞便被段天年搪塞着以优雅温笑带过。

    待到准备去机场时公司突然传开,段天年这次的机票是三人份。

    回北京的只有段天年和陆南两人,这莫须有横空冒出的第三人便理所当然的成了段天年众多女性fans心中怒火焚烧的源头。

    莫非又是哪位明星?

    而此时,陆南被某女粉丝抓着不放后,轻轻吐气:“段总早结婚了,早些年段太太也上过杂志,她处事低调才被公众忘记。”

    #¥%……%……&&*……*

    这一边,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