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如期起飞。[www.zhbiao.com 超多好看小说]

    霁月望向小窗外,白云朵朵浮起,又被飞机抛在身后,整座机身一瞬地融进蔚蓝天际,像只大鸟自由飞扬。在向下探了探,已经看不到陆地是什么模样了。

    段天年端坐在她身旁,一只手敲着键盘,一只手在笔记本的鼠标触摸屏上划来划去,即便是飞机上他仍旧可以聚精会神做事,仅有的休息便是偶尔活动下筋骨喝几口咖啡。

    霁月斜眼看着电脑里五颜六色缤纷的视图和表格,又转头看了看商务舱里剩下的几人,无一例外的抱着笔记本,她抿嘴笑起来,难道坐商务舱的都和段天年一样是工作脑袋?

    “你笑什么?”

    婆婆催促,段天年才不得不赶着回去,心情自然不佳,板着脸看她,霁月摇着头带上耳麦,专心的看起电影。(WWW.zhbiao.com 好看的小说)

    出t3航站楼时,霁月赫然被北京的冷空气冻了个正着,她知道北京一年四季,季季分明,不若南方冷的不切实际。

    却着实没想到北京会如此寒冷逼人。

    彼时北京已进入一年最冷的时节。

    她将脖子向领口缩了缩,但仍驱赶不走突然袭来的冰冷气流。

    踏出一小步,看着远远排着队的出租车,又看着远处蜿蜒的公路,北京总是给她不一样的震撼。

    “冷吧。”段天年将脖子上的条纹各自围巾拿下来,围到她的脖颈上,动作娴熟自然,可能是回了生长的地方,他心情看样子好了许多。

    霁月点了点头,鼻子瞬间便被冻得红红的。

    陆南要先回自己公寓再回家见父母便提前离开了,剩下段天年和霁月两人,段天年拒绝了家里的司机来接,却应允的让吕潇和霁曦来接。

    霁月低头,她想,他该是知道的吧,自己不喜欢见他的家人,所以才叫了霁月他们来,让自己能喘口气,他这样为她着想,她不是不感动的。

    北京的拥堵不是随便说说,吕潇的车被塞在半路,接机自然是迟到了。

    霁月站在玻璃窗里,看着外面一排排出租车,从洁净的窗子上一眼便看到映在上面的自己与身后的段天年,他站在自己身后,颀长身子靠在座椅旁,即使这短短一小会儿,他的电话都从未断过。

    “姐!姐!”

    “来了?”

    “你小子刚回来就电话不停,给哪个小情人儿啊。”吕潇跟在霁曦后面,随口笑道。

    只是玩笑,霁曦的脸一下子冷起来:“吕潇,还不去开车,我姐的手都冻着了!”

    似是知道自己口不择言,吕潇乖乖的去取车。

    吕潇轻车熟路的驾在北京的环路上,口里还轻挑的哼着小曲儿。

    “是不是先去云姨哪儿?”

    “不了,回绿海。”段天年收起电话看了眼路旁迅速飞过的建筑,又笑起来:“北京变化不小,才三年。”

    “多少人叫你你不回来,不知道的还以为香港有你金库钥匙,年年守哪儿片地界儿,你没看香港明星都内地发展了,扩大内需有时候也是必要地。”

    段天年坐在副驾,两人随意搭着说话,但霁月却觉着吕潇每句话仿佛都在说自己,像是这里所有人都明白却没捅破的窗子纸。

    段天年不回来,是因为霁月与尚家人陌生,更不喜欢回来,这从来不是秘密,却也是秘密。

    柔软的热度覆到霁月手上,她低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