霁月心头触动,她是知道的,段家那场家变……纵然她这局外人,又或是局内人,牵扯到谁人,又磨灭多少情愫,都如这时节冷冽刺骨的风般,随风而逝了。[www.zhbiao.com 超多好看小说]

    她停了心底思琢,见段天年神色如常,刚毅的眸子望着前方,才稍稍放下心来,那一场改变除了自己,除了她在乎的人,身旁这男人又何尝不是也遭遇了变迁。

    她这样想着,一道人影闪过脑间,五味杂陈。少时光彩傲慢,轻狂不羁,努力一起,努力相爱,而如今,也都成了徒劳。

    二人并肩而站,都没再开口,心底已满满铸了太多东西在内。

    良久,段天年点漆黑眸看了眼霁月。

    “进去吧,外面冷。”

    “嗯。”

    霁月小步快跑跟上去。

    铸铁大门外,叮当声响。

    “天年哥。”

    霁月转身,一双火红的高跟靴子撞入眼眸,她抬头又看到它的主人,如鞋子般,红润娇艳,悦目夺彩。

    冬日的寒冷并没有冻到这女子的热情,甚至不惜一路机场尾随着到了这里。

    霁月仔细打量着,对面女人浓眉大眼说不上倾国倾城的美,也算得上明艳靡丽。

    开司米外衫,短裙露出修长双腿,一双渗出水的眼,直勾勾地盯着霁月身后的段天年。

    霁月挑眉吸了口气,小声对段天年说:“你们聊,我……”

    不待她溜之大吉,段天年已经一只手将她揽进怀里,嘴角的三分弧度温文尔雅。zhbiao.com [顶点中文小说网]

    “这是魏菱茉,魏叔叔家的小女儿,霁曦常提起还记得吧。”

    霁月只觉得自己有点尴尬,貌似这女人不是来逼婚也是来寻旧情的,她眼角瞥着段天年,心中咒骂这只狐狸,亏他还一脸无辜的笑。

    “菱茉,我太太,霁月。”

    “我知道,早听小曦天天念叨个没完没了的。”魏菱茉扬起唇角,笑的格外甜美。

    “你好。”霁月词穷,索罗了半天脑瓜子里也没想好说什么,只好把这两个字咬出来。

    “我听说你今天回来,本想着给个惊喜,倒没料到你现在也是太太护卫队的了,得!我这个电灯泡闪了,你倒腾利索了再聚吧,走了。”

    魏菱茉始终冲着段天年说话,只有最后‘走了’二字说出来时,才微微笑着看向霁月,霁月也只好点头微笑。

    “路上小心开车,给凌风带好。”段天年笑,泰然自若,霁月看在眼底,他这极具杀伤力的笑一定会让人引起误会的。

    魏菱茉早已钻进车里,扬手告别,火红小跑一阵轰轰隆隆地飞快奔走。

    霁月盯了一会儿,想着,突然转身看着走进屋子的段天年问:“魏菱茉的哥哥难道……是凌风哥哥?”

    她说得快,段天年转头看了他一会儿才回过神,落目转身,轻哼:“难得你还记得一个人。”

    霁月咔在喉咙的话没再问,看来也没必要。

    当年她被妈妈接走时仅有六岁,脑子里唯一记起的人只有魏凌风这个哥哥,虽然霁曦曾提及段天年小时也偶尔跟着父亲往他们家跑,无奈她一点儿印象都没有。

    “还不快点儿进来?不冷了!”段天年厉声叫着,站在门口面色微怒。

    *********

    段天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