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早上醒来,霁月只觉浑身都疼,烧了一晚上身子也是木木的。[www.zhbiao.com 超多好看小说]

    阳光顺着窗纱透到床上打在她额间,暖暖的,温柔的。

    她慢慢睁开惺忪睡眼,蹭了蹭身子,懒懒不想起,这样躺着很舒服,扭了扭身子手臂自然向一旁滑过,只一瞬,她全身毛孔都张开,挥之不散的睡意顿间全无。

    她扭头,身边竟然躺着段天年!

    他闭着眼,睡得正熟,面上平静无波与白日里的沉稳硬朗别有不同。

    她低头,才看到自己现下正枕在他臂上,整个人躺在他怀里,姿势要多暧昧有多暧昧。

    心下不妙,她自己根本不记得昨天怎么就睡着睡着睡到人家怀里来的,脸蹭蹭的热起来。

    她还在莫名其妙,段天年醒了。

    霁月大窘,现在怎么办?打招呼?说什么,难道说谢谢你抱了我一个晚上?绕是她和段天年有过肌肤之亲,从懵懂到婚后她也从没在男人怀里睡过,当下,她慌乱地闭紧双眼,心里默道‘这男人故意麽?!什么时候醒不好,偏赶这时候!’

    他半支起身子,附身在霁月身上,手自然的搭到她光洁额头,按了有会儿。

    “好像不烧了,脸怎么还这么红?”他语调极慢,口气带着几分调笑,似乎知道她在装睡。

    霁月睁开眼球,转来转去咳嗽了几声,尴尬的侧了侧身子。

    段天年看着霁月如此模样,说不上怎么就心神一荡,嘴角微动。(wwW.zhbiao.com 无弹窗广告)

    他心头荡漾,却想着霁月还在病中,轻咳了几声盖过喜色:“想吃点什么?我让张阿姨给你做。”

    霁月背对着她,心里麻麻的,想着他正盯着自己,背后紧张得更厉害,随着他俯过来的身子,淡淡烟草香飘过来,清香四溢,儒雅淡沉。

    “我好多了,倒是你,还要去公司忙,别管我了。”

    他多精明,看着霁月微红的耳畔,心情更是大好,自然道:“没事儿,家里也总要回去,这几天权当给自己休假,左右今天回不去了,你在家好好休息,我去看看张阿姨做什么。”

    “阿年。”霁月又开口。

    他起身回过头。

    “谢谢你照顾我。”她背对着他,身形柔弱高挑,头发扑在枕巾上柔软袭人,他摸了摸发酸的手臂,上面还残留着她的味道,是淡淡幽香,缠缠绵绵。他扬起黑而有神的眼转过去,没再说什么,出了屋子。

    谢谢,没错,他们之间还是需要说的。

    **

    陆南从床上坐起来,两眼发呆地看着木条窗楞子上的积雪,起了身。

    院子里还没人。

    他看了眼表,9点了。

    他一向早起,今儿个却睡了懒觉。

    出了门一眼望见上房开着门,里面搭着厚厚门帘子。

    风吹过来,熟悉的味道飘进鼻腔,他垂头笑起自己,哪里的风不一样都是风,只不过回了家,风的味道都能让他心生感慨,该不会是人老了吧?

    他一笑,刚要迈步,门帘子掀开了。

    跑出来的小粉人儿,胖嘟嘟,两只眼看到他大叫起来:“爸爸,爸爸,小叔叔起来了,小叔叔起来了。”

    陆南笑着走过去,一把抱起小家伙儿,颠了颠,又重了。

    “过来,给小叔亲一个。”他说着凑过去便要亲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