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年淡淡吐了口气,线条分明,神色漠然。

    他心底这样想着,却又恼起自己,终究是她不希望见自己,还是他不想看到她为别的男人流泪,而那个男人还是自己的堂弟,说是堂弟何尝不是亲如兄弟,他微微仰头靠在真皮座椅背上,呵!自己这段没头没脑的婚姻,他根本不想仔细去理会。

    **

    霁月回到家时已是晚上九点多钟。

    她自己徒步由西绒线到了南礼士路,又从南礼士路莫名其妙的坐了地铁,最后到前门大街上转悠了一圈儿,经过大栅栏时才想起来已是夜幕时刻,匆匆打了车子,回了绿海。

    张阿姨虽然照顾霁月二人生活起居,却因着丈夫儿女都在北京没有住在她们家。

    霁月按了密码,门开,屋里一片漆黑。

    她按了门廊的灯掣,恍然间,屋子灯火通明,她站在环廊上,看着家里的一切,莫名的有些委屈,又莫名的觉着安心。

    换了拖鞋拖着疲惫的身子一屁股坐到沙发上。

    欧式沙发柔软舒适,她身子向后靠着,手掌放在沙发上,沙发是从法国定制空运过来的,她忽然想起这还是段天年在香港时偶然遇到的一位商界朋友极力推荐给他们的,当时二人并没太在意,谁曾想没过几天那人便不知从哪儿搞来了段天年北京的房子地址,直接全套的空运过来了。

    那会儿陆南还半开玩笑的打趣他们,说:“段总如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谁不想巴结巴结啊。”

    她闭上发涩的眼,偌大的富士洋房里静的出奇,一点杂音都没有,她甚至能听到自己不均匀的呼吸,和挂钟滴答滴答的走弦声响,还有后脑勺僵硬的疼痛。

    抬起右手压住额头,沉重的臂膀也没让发疼的脑子更好过些。

    她心里微微叹息,还好,他没回来。

    他总能猜透了自己似的,恰到好处的出现,又符合适宜的消失。

    今天她格外疲惫,与段天骄的再见是她早就料到的,却一直不敢真正面对,即便此时,她也难以想象几小时前还在段家老宅子里和他说什么在不在一起。

    自己还真可笑。

    她又想起昨天和天年吵了架,其实他们结婚三年来从没大吵过。

    小吵小闹也很少。

    是她,听到魏凌茉说起天骄和沈慧怡准备要孩子时打碎了汤碗,在自己的丈夫面前,当听着昔日爱人要生孩子时,她乱了,惊了,甚至难以控制了,明明该痛恨,明明该决绝,可仿佛一切决心都被那点儿思念回忆断章取义的摒弃了。

    微微吸了口气,胸口里的沉闷并没有因她的深吸气而消散,反而越积越多,她重重的皱起细眉。

    她一直像只懒猫,把自己武装得很好,不听不想不去关心,就以为可以了。

    见到段天骄,她才知道,自己曾经错的离谱,她不愿面对的又怎么可能永远就真如心所愿的不出现呐?

    只是一味地逃避,逃离曾经,逃离现实,逃离到段天年为她建的避风港。

    ---

    最近系统很龟速,更新了的很久才显示,第二更快快的送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