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又想起昨晚在后院的小北屋里。段天年问她‘你还能回去吗?’那声音威慑地,醇厚地跌落进她心底,溅起湖心涟漪,

    她明明听懂了的,却答不上他,她知道他是在问自己能否像以前一样去爱段天骄,她清楚,她回不去了。

    从决定嫁给段天年起,她便为自己选了一条永不回头的路,这条路走下去,只会令她与段天骄渐行渐远,这便是她的心,当年疼无法疼恨无法恨的决定,她该恨谁?段天骄?还是她父母?又或是命?她为自己找了条最绝的路,然后笑着让眼泪一天天流干,让心也跟着日月星辉干涸到底。

    她原来也是这么狠心的女人啊,白皙的脸上渗出惨笑,眼角一滴泪掉落,顺着耳际滑过去,滴到脖颈,凉透了。[www.zhbiao.com 超多好看小说]

    **

    天年睁开眼,抬手抚额,又感到左手臂下的柔软不禁低头,汪琳娜躺在他怀里。

    似是感觉到他醒了,汪琳娜也睁了眼,揉着睡眼抬起头。

    “几点了。”他抽出手臂,坐起身。

    汪琳娜揉了揉眼睛,看了眼身后的挂钟:“7点了,你今天有会吧,我去给你做早餐?”

    她小心翼翼征求着他。

    听见他嗯了句,她高兴地翻身下床,利索的套上性感红色丝绸睡衣,快步进了浴室。

    不一会儿她便洗漱好,又笑着让他多睡会儿,便下了楼。

    他醒了便不想再躺着,支起身子点了根烟,慢慢抽着,淡青烟雾飘渺凌乱,昏暗的窗帘跑进一抹清晨的微光,射出他微微蹙起的浓眉。

    不一会儿汪琳娜轻轻推门而入,爬上床,美颜望着他:“饭好了。”

    他不予理会径直下了床,进了浴室。

    汪琳娜望着他冷漠的模样,似乎习以为常,但眼里仍免不了带上几分忧愁。

    喷洒倾泻而下,温热的水浇灌了全身,他径直站着让水从头顶灌入。

    闭上眼,直到周围有了热水溅起的雾气,一双凌厉深邃的眼才慢慢睁开。

    水柱落上肩膀,溅起细小的水珠子,晶莹如玉珠,哗哗的流水声充斥着整个浴室。

    汪琳娜跟着自己四年多,他们认识要比霁月还早,在他没有妻子的时候,她就俨然成了自己的情人,他扬手抹了把脸,当初和汪琳娜也是图一时之快,想让人不痛快而已,没成想已经是这么久。

    她如今演艺事业大红大紫,得了众多品牌导演的首肯,他清楚她也并非只是靠脸蛋上位,她很刻苦,很认真的在做自己喜欢的工作,也正如此,他才会把她留在自己身边这么久。

    他喜欢认真的女人。

    况且汪琳娜实际上很贤惠,在他不常来的房子里,她总会收拾的干净整洁,甚至会带一点儿家的温馨,她会为他做早餐,洗衣服,打理好日常很多。

    他其实偶尔会畅想,如若换了她,为自己匆忙准备早餐他的太太会是什么样子,只可惜他唯一品尝过她手艺还是回北京前夕,也只有那一次。

    ---

    原谅愚蠢的我,存稿米带够,要到周五回家才能补上,周五2更2更,对不起各位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