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骨血谁能轻易体会。(WWW.zhbiao.com 好看的小说)

    霁月,被上一辈人匆匆安排了命运的孩子,她站在他面前,淡淡看着他笑,他就想,若换作是他会怎样?他的表妹不叫他哥哥,叫她陆南,他不勉强,他知道,她心里不肯承认的哪里是陆家呢?毕竟是亲生母亲,她是该有这个权利去恨谁的,无论谁,他们都没想过她的感受。

    带走她那天,她还那么小,小小的眼睛泪汪汪的,可却没掉下眼泪,那时候起,她就很懂事了。

    宋丽媛见儿子沉默,知道自己情绪又过于激动了,但该说的总归要说,于是咳了声道:“总之,你自己的事儿心里要有计较,你也不是二十出头了,别误了自己也误了人家。(wwW.zhbiao.com 无弹窗广告)”

    陆南刚刚还冷漠的心,被母亲一语点破,像是冰封划开了一道口子,他微微耸眉,有个人大张旗鼓的闯进来,然后满脑子是旖.旎.春.色,无.边.缠.绵的情.意泛.滥,他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半响才开口:“我知道。”

    **

    霁月起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心里空落落的,她收了心神,让自己别这样,再要这样下去自己都该看不起自己了。

    她头一次睡到这么晚,张阿姨开始还以为她又生病了,见她没事儿才放心。

    霁月用过午饭决定回趟父亲家。

    她临时起意决定,也就没打电话回去。

    司机师傅很是热忱,见她报的地址在154大院询问她是不是地地道道北京人,祖上几代从军。有一搭无一搭,错过了坐车时无聊时间,很快便到了。

    霁月没有考取驾照,段天年提过几次,但被她拒绝了。

    她有次搭霁曦的车出去,那时霁曦也刚刚拿到驾照,上了三环差一点出车祸,她自此觉着开车对她来说是件奢适的事情,不如打车来的快。

    自从三年前被段天年带回来时在父亲家里住过段日子,婚后三年便没回来过。

    154较之三年前她被带回来时没什么变化,门口的警卫拦住了出租车,因是没有证件,霁月也不勉强便下了车自己走进去,七拐八拐才到了父亲家。

    他们家靠最里面,因是独栋院子,除了父亲和原姨外便无人住了。

    她望了眼门口,军区拍照的黑色轿车停在胡同口,一看便知是父亲的。

    门吱呀一声,散着老旧味道被她推开。

    院子当中摆着几年前的藤椅藤桌,参天古槐靠着西屋窗前的天井,又正是冬季,树上的叶子都已经落的差不多了,光秃秃的,有几分孤凉。

    她走过自来水池子,上面用布条栓着,盖了棉布,以前听说过是怕晚上会冻上。

    她很好奇,北京有多冷能将管子冻上。

    “玉熊,快瞧瞧,今天吹得什么风,把你这心肝儿宝贝盼来了。”原悦岚的声音尖尖的,却不会引起人反感,霁月第一次听到她说话时,就觉着这么个人应该是精明的,圆滑的。

    ---

    求收藏,求推荐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