霁月心想左右回家也无事可做,段天年还在和她置气,想必今晚是不会回来了,便跟着霁曦到了前门大街。

    车子一路疾驰,霁曦手舞足蹈和她叨咕一路,霁月才知道霁曦盘下了个古董店门脸。

    下了车,她抬头,看到硕大的金字烫在漆黑的楠木牌匾上,阳光耀在上面反正金光点点。

    “怎么样?阔气吧?”霁曦将手搭在她肩上笑靥如花,眉目间尽是洒脱,说完又拉起她进了内堂。

    店铺刚刚盘下来,要做准备的还很多,里面都是刚到货的瓶瓶罐罐,一片狼藉。

    “店里的员工还没雇齐,乱了点儿。”霁曦递给她杯热茶。

    她上下打量,店铺分两层,装修古朴,很有几分韵味,放古董的架子也才送来的样子,包着的纸壳还没被人撕下来。

    霁曦穿了件高领绒衫,把头发高高梳起,已没了往日小女孩做派,见霁月盯着自己,她回眸,慧心一笑。

    霁曦还没顾上和她说几句电话就过来了,刚挂断又有几个电话进来。

    她自己随意的溜达着,看着展柜里已经摆好了一些玉石摆件儿,她趴在玻璃上瞧着还没上字的玉市牌,玲珑剔透的白玉如羊脂透亮。zhbiao.com [顶点中文小说网]

    她撇头瞅着霁曦站在门口这个那个的打着电话,一时间恍惚想着整日缠着她的小妹妹亭亭玉立了,她一下子又笑起自己来,可不是么,霁曦也是结了婚的人了。

    “姐,你又游什么神儿呢?”

    “看你这样真不习惯,怎么想起做这个的?”霁月站起身子,掩唇而笑,明亮乌发垂下来,令她生了几分柔软。

    霁曦站到她身旁与她并排靠在玻璃摆台边儿上,轻叹了口气:“吕潇回来整天不见人影儿,公司都快成他老婆了,我一个人总是无聊,倒不如给自己找点儿事儿做。”

    “他还不是给你挣钱呢。”

    “我又不缺他的钱,我公公明年就退下来了,最近敏感的很,公司那边又怕这个节骨眼儿给老爷子出岔子。”霁曦说着喝了口热茶。

    “你明白就好,可别在这节骨眼儿给他找麻烦。”

    “我早就和他说,去什么公司,还不如向他二哥一样兼个副职当当。”

    “你说的倒是轻巧,吕潇一个大男人有他自己的想法,别总任性了,两个人能在一起事件不容易的事儿。”霁月说完低头喝了口手中热腾腾的茶,碧螺春由碧绿的小球儿已经散开成了大片大片的叶花,漂在上面,沉沉浮浮。

    霁曦瞧见姐姐眸中的落寞,心紧紧一酸,自己又说不上什么来,向她们这种人,哪有资格谈及喜欢的,而吕潇待她,她该心满意足了的。

    “你这里还缺些什么?我送你当做开店的礼物。”

    “甭费那事儿啦,天年哥已经答应我把他那套做寿的玉雕送我,再说我这店能这么快盘下来也多亏了他帮忙。”

    “他?”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