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爱咫尺 【08】、有关风月的情歌,可有你与我(3)(1/3)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新最快的文字版更新尽在“噢。”他关了衣帽柜又开始脱裤子,解开腰带,裤子也掉在地上,水蓝水蓝的条纹四角裤套住下半身,展出他优美的线条,两条腿上还套着袜子。

    霁月盯着,他不会把袜子也要脱下来吧,她可不想一会儿替他再捡袜子……

    “你一个劲儿盯着自己老公看,我会以为你有别的需求。”他开口,嗓音有点儿暗哑,带着嗡嗡地沙沙味道,霁月红了脸,将头低下,不理他。

    天年发出一声笑,霁月抬头,他正好整以暇的盯着自己,眼角邪笑隐隐。

    她听着自己心跳‘咚咚咚’作响,狠狠剜了他一眼惚。

    他有时心情不错爱这样逗自己,明知道她与他在肌肤上并非熟悉,仍旧爱玩这样的把戏。

    霁月摸着耳垂,柔软地冰凉,她却能感到是烧烧的。

    天年进了浴室,里面很暖和温。

    他撇头看到浴缸旁的木质藤条椅上放着干净叠得十分整齐的睡袍,绛蓝绸子光滑柔软,还泛着银丝龙腾图案。

    水温正合适,他钻了进去,浑身被热水一浸,顿时赶走由外面回来的彻骨寒意。

    他靠着浴缸闭目养神。

    泡了很久,再出来,卧室已经暗了,地板上他随地乱扔的衣服已经没了,他唇畔微荡,知道她已经又收拾过了。

    他喜欢这样,偶尔留在她的房间耍耍无赖,弄乱衣服,然后离开。

    他走过去,迈步走到床沿,手里还拿着毛巾,潮乎乎的。

    床边亮着巧小的欧式壁灯,一团小小的柔光,霁月已经睡下了。

    她睡姿很好,总是安静的躺在一侧,2米多的加尺大床,她安安分分躺在自己的一侧,从不逾越到他这边来,身子也永远是冲向另一边,从不朝他这边睡。

    小狗子窝在床尾,听到动静它竖起身子瞧了瞧,又换了个姿势窝进霁月脚的被子上。

    他浓眉微蹙,这狗……不知是买对了,还是买错了,徒增自己的麻烦。

    盯了会儿,他才关了壁灯,转身,离床越走越远,开门,关门。

    门阖上,霁月睁开眼,黑暗里,她一双眸子清澈明亮,放在脑下的手臂还攥着小拳头,鼻尖儿萦绕着他沐浴出来的芬芳气味,是她熟悉的味。

    他离开了,她微微松了口气。

    ***

    霁月将步子放慢,慢慢走起来。

    ‘呜汪,呜汪’

    毛球跟在她身后,明明追不上了也不嫌累的使劲儿奔跑,见她停下来紧着倒四条小腿儿。

    昨夜的雪入地即化,到了早上只余下地面湿湿的,她很早醒了,便去跑步,坚持晨练也是她每日的必修课。

    进了门,张阿姨已经准备好了早饭。

    天年正要落座,见一人一狗同时进门,黑眸一瞥说了句:“早。”

    “嗯。”

    霁月洗漱后才下楼来,意外的是段天年还没走。

    “你不去上班吗?”

    他没理她,随意翻着报纸,看样子已经用过了早餐。

    霁月又瞟了眼,他穿了正装,藕荷领带郑重优雅,端坐着读着报纸,平静宁和,斯文淡雅,她使劲儿吸了吸鼻子还闻到他身上飘过来的香水味,难道是去约会不成?大早上?

    她扁扁嘴,夹了煎蛋开始用餐。

    “我今天有些事,会晚点回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