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爱咫尺 【01】、姻缘一线,冗长静夜,你我好似陌路(10)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嗯?没事,我没听说要回去。”她眼神微颤闪躲着低下头,手捏着瓷盘,亮白的指甲清透干净。

    霁曦平视着姐姐,俏丽容颜认真笃定,平日得玩略之态一扫而光,又缓缓蔓出柔情,轻轻微笑着说:“我总在想,在我们没找到你的这些年,你都经历过什么变迁,又过着怎样的日子,与什么人在一起,又遇到过什么人,或许你有一个念念不忘的人,他伤透了你的心,所以你才和认识不到一周的男人结了婚?”

    她从没听姐姐提过自己的过去,却在无意间在书房外偷听爸爸和秘书交谈知道,姐姐大学时代有个非常爱慕的恋人,两人交往4年,可是那人不知珍惜抛弃了她娶了别人。

    为什么分手,有什么原因,霁月从未提过。

    她只记得爸爸刚叫天年哥找回姐姐后的一周,两人便决定结婚。

    实际上,爸爸有意让天年哥去寻姐姐,想必心底也有这个意思,毕竟天年哥是他众多部下里最为得意的门生。

    他们都亏欠她,想为她找一个好依靠,好男人,即便那时正逢段家出事,父亲也有所犹豫,可是谁都没有想到,姐姐竟然极力的赞成了。

    这个消息过于惊喜,也很悲伤。

    霁月抬头,错愕惊慌在她眼中一晃而过,却被霁曦捕捉,她叹了口气,微笑:“姐,我希望你有什么可以告诉我,我们是家人,不是吗?如果有一天凌茉与你为敌,我会选择站在你身旁。”

    魏凌茉与霁曦、段天年、吕潇、陆南还有几人一起长大,青梅竹马便是形容他们这样的人吧。

    她又是霁曦最铁的小姐妹,她用凌茉与自己比较,可见她心中对自己的一片心意,这一点,霁月不是不感动的。

    霁曦对她的毫无芥蒂是她永远不可及的。

    “别这样比较,什么敌人不敌人,现在可是和平年代。”她放下抚着霁曦长发的手,半垂眼眸,轻叹:“那个人他……。”

    只说了半句便没再开口,她忽然发现这已经令她心脏作痛,她不敢再坦诚不公的将他们的一切讲给霁曦听,她还没有做好准备坦诚的面对一切的曾经,又如何能开口哽咽讲述令她魂牵梦绕的昔日恋人呢?

    一句‘那个人’足以令她再度轮回。

    霁曦盯着她眼梢的落寞,忽然心疼起来,牵住她的手紧着说:“我知道,我知道,别想太多了,天年哥其实人挺好的,他现在这么有钱,从小脑子属他最好,虽然人爱玩个深沉,但对你不是挺好的麼,你别想了啊。”

    “这是吃了蜜了,能从你嘴里听出我这么多好处,我真是三辈子修来的福。”段天年与吕潇一同走进来,温纯的笑语嗓门清澈。

    “讨厌,你们什么时候过来的。”霁曦紧张的站起来,生怕他们听到什么。

    “刚进来,怎么了?你这丫头不会是一直损我呢吧。”段天年眉角带笑,望着姐妹二人。

    “我才没有呢,哎呀,我困了,吕潇我们房间在那里。”

    “隔壁就是啊,你这半天参观什么了都?自己房间都不记得。”

    “走吧走吧,我困了,对了姐,明天送我。”

    “嗯。”霁月望着一脸撒娇的霁曦,笑着点头:“快去睡吧,好好休息。”

    吕潇带着霁曦离开,房间里剩下段天年与霁月,他一手插在裤袋,穿了件素灰色卫衣,平静无波的面容上扫过清冷。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