霁月接过杯子,小口入喉,冰凉沁肺,仿若外面的残有的炎热一时间阻挡在了一口冰水外。[www.zhbiao.com 超多好看小说]

    “我有些头痛,想睡一会儿,你先回去吧。”霁月微垂眸放下琉璃杯,径直走向卧室。

    段天年还未开口,兜里的电话忽然响起来嗉。

    为了霁曦的婚礼,提前一周来到这里,他的电话自是没有断过。

    他走到阳台,低沉着眸子瞅了眼手机,嘴角上扬着接起来。

    “你小子搞什么名堂?小爷今天大婚,赶紧给爷回来!”吕潇扯着嗓子在另一头叫嚣,嘈杂的乐声穿过话筒传到这一边。

    段天年笑,多年心思得偿所愿,又是心里在乎的人,估摸着这小子今天高兴,喝了不少。

    他薄唇淡笑,撇过头,浓眉下一双黑漩如涡地深眸望向落地窗另一边躺倒床上的女人:“小月有些不舒服,我送她先回酒店。”

    “得嘞,我道是谁能移得动我们段大少呢,尚司令余威不减啊。”吕潇顿时坏笑四起,一副落井下石模样暗。

    段天年但笑不语,眼神微眯着移开落地窗前落影,转身两手搭上窗台,轻呵了口气,大笑:“你小子少拿我打岔,老爷子现在可也是你老丈人了。”

    “靠!我这什么命啊,打小跟你栓一块儿,找个媳妇儿还能和你成担挑!”

    段天年笑了笑,合上电话,静静望着雾气下的大都会,酒店楼层很高,下面白茫茫的,什么也看不清。zhbiao.com [顶点中文小说网]

    半响之后,他转身走进卧室。

    镶满碎金蚕丝的背面下霁月安静的躺在上面,她身形高挑又瘦弱,清白如水的面上蕴着平静无波,黑而浓密地长睫敷在上面,两只小手自然的放到枕沿微微相握,犹如一只随时会受惊的兔子。

    他走到床沿,拧眉深深望了她一会儿,转身离去。

    霁月躺在床上,头痛令她的细眉微微紧锁。

    混沌朦胧间,她已站在了江南船头。

    杏花春雨滴滴落下,浸湿了她手臂,使得浓黑长发上散起了水珠。

    霁月迎风站在船上,江水摇荡,船头剧烈晃动着,她身子未动如履平地般驻足在木夹上。

    风愈加大起来,她低头,望着船下凶险几分的滔滔江水,晶莹面上并未显出丝毫畏惧之色。

    她自小便与船为伍跟着阿婆打渔过活,这点雨水也自然不在话下。

    影像交替觥筹,她又站到了江南阿婆家的阁楼前,转身,一抹人影消逝。

    她泪眼婆娑盲目的追着跑过去,跑了很远仍没追上。

    她气急,大口喘着闷气,几滴晶莹随之掉下,胸口一阵沉闷作响,唇角跟着不住颤抖。

    光线明灭间手又被温暖覆上,她茫然抬起头,撞进一池幽谭般深邃黑瞳里,那人看着俊雅如丝,神情单薄,面色沉稳。

    他注目她半刻,开口对她说:“微月,你父亲让我来接你回家。”

    他丝毫未因自己的满面泪流而有所错愕,反而一脸谦和淡然。

    霁月蹙眉,心中慌乱,微月……微月?

    噢,是了。

    那时她是叫做微月的,母亲给予的名字。

    他柔和清亮的嗓音灌进耳畔,如深夜中飘进怀中潺潺细雨,温纯清冷。

    他又说:“如果难过,不如与我结婚,我可以为你建立一所避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