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玉凤背脊挺直坐在书房。zhbiao.com [顶点中文小说网]

    这所房子还是丈夫在世时分配下来的,中间转折差一点被收上去,但所幸,是留下来了。

    她桌前还摆了台翠绿色灯罩的旧式台灯,那也是当年丈夫在世时候唯独钟爱的。

    她有时候总会想,既然钟爱,那么她便替他留着,留着这些让她心里知道自己还是会痛的。

    每每愈是到年底职能部门愈是忙碌,她也如此,几乎没有时间顾及其他,沉默了片刻,将桌上的档案袋子封号,放至抽屉,她随手端起搪瓷茶杯,挑起凤眼,问:“你刚刚说什么?沲”

    对面沙发上,天骄坐着,紧握着双手,她瞧了眼儿子神色,又慢慢低眉吹着茶叶。

    “妈。我想帮微月离开家里。”他吸了口气,才张口。

    傅玉凤捏着茶杯盖的手微顿,凤眼一闪,敲门声响起邹。

    门口站着陈叔,是这里的老人儿,常年帮着打理打理家用。

    “夫人,饭好了,张婶见天骄回来包得饺子。”陈叔灿笑着。

    傅玉凤点了点头,笑着说:“也好,就吃饺子吧,很久没吃过了。”说罢起了身,也不理会天骄自顾的出了门。

    天骄还坐在沙发上,母亲的举动意料之中,她是个凡是据理力争的强势女人,而这些年越发的沉稳了,有点像大伯母了,眉头紧紧攒在一起,拧着劲儿,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和谁较劲儿,片刻才起了身子跟着母亲到了餐厅。

    饺子热腾腾的冒着热气,母子二人分别落座,天骄见母亲不语便也没多话,静悄悄的端起瓷边儿花碗,陈叔见母子过来便出去了,饭厅里独留下他与母亲。

    瓷蝶交碰发着微弱的细声,天骄见母亲不予理会,心中沉吟,又捏了捏攥住筷子的手指,说:“妈……”

    “慧怡今儿个几点回去?”

    天骄蹙起眉,喊了句:“妈!”

    “够了!”深粉色花碗落到实木饭桌上,沉厚声与碟筷交融,响动在沉默的房间格外刺耳。

    傅玉凤站起身,眸光扫了眼天骄:“你大了,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自己心里有个谱儿,妈妈老了,不能什么事都给你掂量着了。”

    母亲眼睛皱着,天骄攥着筷子的手颓然一怔,心里像被撒下了一把盐巴,任由它们腐蚀着,浸化着,最后渗进肉脏里。

    见天骄不语,傅玉凤拉开木椅,说:“你今天来和我说我当你还识我这个妈,倘若哪天你真做出什么段家不容的事情来,我以后就没你这个儿子!”她说得缓和,语速极慢,可每一句咬出来都费尽了心神,良久,她的拳头还抵在餐桌上。

    “时候不早了,回去吧,我就当你今儿是昏了头,只这一次!记住!”傅玉凤抬起手腕,离开餐厅,她没像每次饭后直接奔书房,而是转弯上了楼梯,一步一步,她迈得极慢,实际上她平日里不会说出这样类似大嫂口吻的话来,只不过,她是个母亲,儿子来找自己,他的一个微小动作,一个慌张眼神,她已经清楚他有几分认真,几分玩闹,是以,她必须认真的告诉他,不行!他想的事情不但不行,连做也不能再去做!

    她站在连楼中的窗子前,看着儿子驱车离去,走前,他回头望了眼窗子方向。她紧紧握着拳头,蹙着眉头,都说孩子是冤家,她这个儿子,真是想气死他才好!

    车子到达绿海,霁月随眼看到绿海大门口石雕像喷泉,看上去很像意大利文艺复兴时代的风格,它在无数盏绿色橙色小聚光灯下,乍现光彩,美轮美奂,人形建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