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爱咫尺 【10】、你舍得伤,就伤(4)+更(1/3)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霁月独自进了厨房,将舅舅寄来的东西一个个装放进玻璃罐子,整理好后,又坐回台案前。

    她一手戳着下巴,头歪着,乌亮的黑发垂下来,直直的。方才与段天年很难得的在这里说着话,这感觉很微妙,一直以来,他们似乎该是最紧密的联系,可也像是最陌生的结合体。

    细细想来,他挑起眉的模样倒是居多,真正开怀笑时她却甚是少见,想至此,她便抿嘴而笑,他在自己面前除了生意而高兴外,好像是没什么高兴的事儿可作念想,而她……在他记忆中应也是如此吧,这几年,能令自己开心的事情委实不多,更不要提什么开怀二字……

    “你怎么还没不睡?”

    霁月回神,天年正端着杯子走过来,看样子是来倒水沲。

    她起了身拿起凉杯递给他,问“还要忙吗。”

    “嗯。”他半垂着头,水倒进杯子,净白的琉璃凉杯在他手中显得小了些许。

    霁月转了转眼球,实在无话,点了点头道:“那,别忙太晚,我先睡了。邹”

    她从自己身旁走过去,带着几道清香,天年嗯了句见身后没了动静,再转身,人已经上楼了,他黑瞳轻轻扫了眼楼梯方向,关门声轻微,像她这人般。

    他垂头而笑,端着杯子踱到书房,一通电话外加一个视频会议,今晚又要后半夜见了,他吐了口气,关上书房门。

    第二日,霁月被手机闹铃吵醒,她每日要晨跑,闹钟自然设定在六点钟,久而久之成了种习惯。

    她翻了个身,旁边依旧一夜无人,后半夜时她倒是听见隔壁房门关门声响,她想着他那时刚忙碌完,半闭着眼间,房门被打开。

    她猛然坐起身,散乱着发丝,段天年正系着袖扣,领带已经打好了,见她醒了便径直走进来直奔衣柜。

    霁月见他翻箱倒柜茫然的将她辛苦整理的衣柜越翻越乱了,不禁下了床,问:“找什么?”

    “那件-外套,我记得拿到隔壁去了。”天年转过身随口问,待见霁月穿着吊带短裤站在自己面前,面色一怔,眸光闪着似有若无的光晕。

    霁月将他推开,嘴里似乎还嘟囔了句什么,推开衣柜推拉门,将衣服取出拿给他,她不禁想,即便这男人在外面头脑再好,怎么总是不记得自己衣服放在哪里呢?是不是每个男人都这样,对不热衷的事情便不会上心。

    “喏,你拿到隔壁的是-的另一件外套。”她很肯定他今日这身搭配应该找的是这件,见身前男人露出满意神色,她打着哈欠进了浴室,几秒后,听见他在外面说:“我先走了。”

    霁月正在挤牙膏,听着关门声响,她顿住,他突然性的说‘我先走了’,她有些不适应,这感觉怪怪的,因着从未有过倒是让她生出别样心思来。

    她缩了缩肩膀,笑自己大惊小怪,随后将杯子接满水,认真刷牙。

    段天年今日的确很早出了门,他坐在车上每日必看的简报已被他扔到一旁,去而代替的是北奥的施工方案。

    “段总,陆总说已经快到了。”邹毅合上电话,小心翼翼的说。

    天年垂眸盯着手中文件,似有若无的嗯了句,而后修长指腹覆着薄唇,黑而明亮的眼深邃至极。

    不一会儿自己的手机响起来,他撇头看了眼,接听。

    “这边儿没什么出什么大乱子,但巧的是记者朋友们都来了。”陆南说着,电话一头很空旷,还有零星的喧嚷。

    “情况怎么样。”天年浓眉一蹙,问。

    “不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