句“啊唷……”,垂死的猛烈颤栗,叫声也迟钝下来,身体转为呆滞,鸡芭突突胀大,依姈和文文都知道这是他败战的前兆,都快速地再深吞深套了十来次,副教授便仰起头粗着喉咙,停下来了。

  “哦……哦……我的天……”

  那鸡芭再度跳动起来,同时喷出一股又腥又浓的阳精,文文首当其冲,吃了第一口,满嘴都是男人味道,连忙把鸡芭吐掉,副教授第二股jg液就又喷过来,射在她的脸庞上。

  “我来,我来!”依姈急忙张开嘴儿转手接过来,丁香小舌尖顶在gui头的分瓣处,副教授精流如注,弄得两个女孩子满脸浆汁。

  副教授果真好久没做了,文文眯着眼说:“好多啊……啊……还有……好烫……”

  依姈也很讶异副教授射出来的份量,她等他射得差不多了,才重新叼住他的gui头,间断的吸啄着,把他体内最後賸余的部份也都啜出来。

  副教授终於像只泄了气的皮球,不支地跌向依姈和文文,她们让他翻仰坐在中间,三人倒成一堆,副教授傻喘着,根本说不出话来。文文仰起脸,亲在他的脸上,对他说:“谢谢老师。”

  他的思绪混乱得很,搞没明白做了这种事是该被惩罚或是该被感谢?依姈的手掌托住他半露在外面的阴囊,细心的捏揉着布满皱纹的表皮。

  “喔……你们两个小妖精……”副教授舒服的说。

  “老师喜欢妖精吧?”依姈笑着。

  “啊,老天!”副教授闭上眼睛:“我真的好久好久没做了。”

  三人都没再说话,可是两个女孩子都已经赤身露体,只有副教授还衣冠楚楚,看起来有点不像话,依姈便去扯他的裤带裤钮,将他长裤脱掉,文文也一起帮忙着褪他的裤管,同时连内裤都乾脆一并脱走了。

  “咿唔……”依姈拨动他的gui头说:“不知道还能不能再用?”

  这句话的挑衅意味太重,副教授展臂将两人揽住,两掌各握住一人一只的ru房,依姈低下身体,将已经软化的鸡芭吃进嘴里,用舌头搅拌来搅拌去。

  “哦……”副教授又快乐起来。

  副教授的手离开依姈的ru房,沿着她的腰往下摸,摸到大腿以後又去摸她的屁股,依姈的屁股肉又紧又实,副教授抓在手里过瘾极了。

  副教授轻轻的在她小屁股上拍出声响:“可以翘起来吗?”

  依姈顺从地趴转过来,举高屁股,让副教授的指头从她的屁股缝摸向花唇。

  “嗯……”副教授的指头让她很愉快,相对令她的对鸡芭的吸吮更加有劲。

  “嗯……哼……”副教授下腹紧绷,热流四窜,鸡芭再度勃起。

  依姈看他又翘直了,舌尖沿着gui头的冠沟绕圆圈,小手握着茎身捋动,副教授有一点点包皮,依姈就将它慢慢套住冠缘,又很快的将它退去,玩得不亦乐乎,副教授更加怒矗难驭了。

  “硬了,可以了!”依姈高兴的说。

  依姈水份丰沛,两爿嫩肉黏人得紧,副教授的指头越陷越深,他想憋也憋不住了,跳起来将依姈翻倒在沙发上,提枪就要霸王硬上弓。

  没想到依姈却踢足撑肘,不肯依从。文文找到机会报仇,藉地利之便把她的双腿压住,压得依姈全身动弹不得,副教授马上趴到她身上,俯脸吻她。

  “慢点……慢点……不要……不要啦……”依姈推着他。

  “不行不要。”文文乐得很。

  “不是……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